bet36体育官网app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企業黨建 < 文學藝術
文學藝術
年夜風雪路
時間:2020-01-24    來源:河南能源化工集團

我參加工作的那年還是20世紀80年代末,單位距離老家雖然不過30里路,但有一半是土路,也沒有城鄉班車,所以回家就靠一輛自行車。

那年轉眼就到了臘月,年的味道慢慢地升騰著,不斷氤氳著城市、鄉村,空氣中到處彌漫著肉的濃香和燃放爆竹后的火藥味,看著別人忙碌的身影,我也盼著回家過年。

終于等到了放假,可天公偏偏不作美上午還艷陽高照,一過中午就飄起了雪花,雪越下越大,等到了下班地上的雪竟有一寸厚,“等雪停了再走吧,你看這雪下得挺大。”辦公室的老張關心地勸我,“沒事,我的車技好。”我笑著說。

在城區由于車流量大雪融化得快騎車基本沒事,一出市區地面的積雪愈來愈厚,開始還能勉強騎行,不一會兒自行車車把便直晃,有好幾次差點摔倒。只好下車推著走。

天色漸漸黯淡下來,不遠處一個模糊的身影在我前面晃動,緊趕幾步,走近一看原來是鄰村的,“大叔,今天都年三十兒了,年貨還沒辦齊?”我禁不住問。“年貨早辦齊了,大閨女說好了今年不回來,這不又變卦了,明天早上就回來,我得趕緊再補辦點年貨。”大叔開心地說,“小伙子,你看明年的小麥又要豐收了,俗話說麥蓋三場被頭枕蒸饃睡,今年都下了三場雪了。”“不過今年的雪也下得太大了,年三十兒了雪還不停。”我忍不住抱怨道。

沒多久大叔就到家了,轉眼到了崗上,不遠處幾座墳塋矗立著。凄厲的風不停地肆叫著,雪花不住地打在臉上,腿像灌鉛似的邁不動,突然一只野兔從我身邊掠過,不由得打了一個激靈,我不僅加快了腳步。

到了村里漆黑一團,唯獨只有我家亮著燈,到了家大門還敞開著,父親正抱著柴火往火盆里添柴,“快進屋換衣服,你娘把餃子熱了幾遍了。”父親急忙說,“趕緊吃吧!”娘端著熱氣騰騰的餃子遞到我手上。此時我的眼角不爭氣地噙滿了淚。

多少年過去了,風雪夜回家過年的情景還不時地在我腦海里縈繞,凝聚在心里的愛只能隨著時間的推移愈來愈濃,人世滄桑,永遠也改變不了對親情的熱切渴望。
 □段紅杰(云煤二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