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app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媒體聚焦
媒體聚焦
河南能源 挺立新疆
時間:2019-11-23    來源:河南能源化工集團

豫疆兩地相隔,豈止千山萬水。西出陽關,春風不度,卻有故人。河南能源新疆公司扎根天山南北11年,苦干實干加巧干,將國企的擔當、河南能源人的堅忍濃墨重彩地書寫在新疆大地上,為這片絲綢之路核心區域的勃興作出了突出貢獻。近日,《河南日報》以《河南能源 挺立新疆》為題,對新疆公司進行了報道,本報予以轉發。

離家萬里,礦區所在地,瀚海闌干百丈冰,條件之艱苦難以想象。這群可敬可親的河南能源人究竟是靠什么,在西北邊陲扎根、挺立、開花、結果的呢?

讓我們走近他們的身邊,走進他們的心里。

紅柳樹

紅柳樹,學名多枝檉柳,是我國荒漠地區分布最廣泛的植物之一,具有極強的適應干旱荒漠環境的能力。

從阿克蘇地區拜城縣出發,蜿蜒坑洼的渣土路邊不時可見黃羊和野駱駝的身影,60公里顛簸山路的盡頭,就是河南能源新疆公司眾維煤業。董事長趙忠賢是河南永城人,卻把最年富力強的11年都給了這片荒涼壯美的深山。

“眾維煤業是新疆公司進軍新疆的第一礦,我們接手的時候是個年產6萬噸的個體小煤窯。來這里一看,連基本的生存條件都不具備。住的是地窩子,喝的是河溝水,中午水煮白菜、晚上白菜煮水。沒有宿舍、沒有辦公室、沒有機械設備,甚至沒有澡堂。好不容易招來的礦工,一看這環境,連行李都沒拿下來,就原車返回了。”提起當年創業的困難,老趙依然歷歷在目,“第一槍一定要打響,再苦再難也得咬牙挺過去。先說生產,再說生活。”

上綜采設備、上綜掘設備、完善六大系統……短短半年時間,眾維煤業就完成了技改工程,井下機械化生產率達95%以上,如今年產量達到90萬噸。隨著產值和效益的提升,員工宿舍樓建起來了,食堂、鍋爐房、凈水機、干洗房、免費班車都有了,甚至Wi-Fi信號覆蓋全礦。企管勞資科的劉美美說:“這與當初的一窮二白,簡直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換了人間。”

呂目曉現任新疆公司副總經理,龜茲礦業初創時他一干就是四年。“當年就是個小煤窯,沒有路,手機沒有信號,打個電話都要爬一個多小時,到附近山頂上去。所以當時都帶著兩塊電池,和家里人通話,邊說邊哭,直到兩塊電池都沒電才下山。”說起這些,呂目曉眼角有些濕潤,“第一個中秋節,我們一班人對著家的方向舉起酒杯,還沒張口就淚如雨下,這些年虧欠家人的太多太多了。大家幾杯烈酒喝下去,齊聲高唱《水手》,‘他說風雨中這點痛算什么,擦干淚不要怕,至少我們還有夢’。既然來了,干也是一天,不干也是一天,干,就干出個樣子來,才對得起組織和父老鄉親對我們的信任。”

就是憑著這股子倔勁,他們在11年內將龜茲礦業的產量翻了64倍,利潤增長了267倍,成為庫車縣的第一明星企業。

第一批到眾維煤業的20多個人當中,絕大多數人都離開了,而趙忠賢始終堅守。問及原因,他擺了擺手,“別人都說我們這里是與世隔絕,我們卻把這里叫做世外桃源。干事業,就要不挑揀,無怨言,耐得住寂寞,受得了煎熬。你看戈壁灘上寸草不生,但紅柳卻能扎下根來,我們要向紅柳學習。”

鉆天楊

鉆天楊,喜光耐寒耐干冷,樹冠圓柱狀,樹形高聳挺拔姿態優美,可長到30米以上。

初來乍到之時,新疆煤炭行業早已強企如林,優質資源大都被圈占,留給河南能源新疆公司的,都是不入眼的“邊角廢料”。當地一些人也不看好河南煤企,“都是挖煤的,你們還能比別人強到哪兒去?”

“我們入疆晚,好肉輪不到咱享用。就得吃別人吃不了的苦,干別人不愿干的活。打響品牌,樹立形象,靠實力贏得尊重,用安全贏得信任。”新疆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上官書民說。

在還是小煤窯時代,龜茲礦業保衛科副科長艾尼玩·依米爾就在礦上工作,這位土生土長的維吾爾族漢子說:“河南能源接手之前,礦工連考勤都不知道是什么,還有穿著球鞋就下井的。出煤掘進全靠炮采,基本沒有安全防護措施,隊里的人一年能換上四五撥。”

面對如此嚴峻的現狀,新疆公司一班人沒有頭腦發熱、沒有短期行為,而是緊密結合實際,制定了“先生存,后發展”“先做優,再做強”“先做強,再做大”的戰略方針,把“寶”押在了安全生產這條紅線和生命線上。

如今的龜茲礦業早已今非昔比,不僅多年保持國家一級安全生產標準化水平,還是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第一家達到國家級安全質量標準化的礦井。指著員工宿舍每個人床頭的家人寄語欄,龜茲礦業總經理于文軒說:“把家人的照片和暖心話貼在墻頭,就是用親情的力量告訴每個礦工,‘你的安全不是你一個人,還關系你一家人’。不單是龜茲礦業一家,新疆公司25家子公司,都建立健全了黨、政、工、團、技、家‘六位一體’齊抓共管的安全工作法。在新疆公司,安全就是責任、就是效益、就是品牌,就是天。如果把新疆公司比作一片天,安全就是在每個地方、每個角落撐起這片天的鉆天楊,腰板挺直,雷打不動,寧折不彎。”

入疆11年,新疆公司創造了沒有發生一起死亡事故的安全奇跡,并且成為自治區唯一持續盈利的煤炭企業,累計實現利潤34億元。全國煤炭工業先進集體,獲此殊榮的自治區企業一共有三家,新疆公司獨占其二。今年5月,國家煤礦安全監察局黨組成員、副局長宋元明在新疆召開座談會時稱贊新疆公司:“這是一家有人性、有良心、有社會責任感的企業。”

憑著“安全”這面金字招牌,新疆公司開疆拓土,滾動發展,良性循環,靠“硬核”實力成為自治區第八家直管的大型煤炭企業。

大葉榆

大葉榆,喜光耐寒抗高溫;在新疆夏季絕對最高氣溫達45℃、冬季絕對最低氣溫達-43℃、日溫差達30℃、年均降水量僅195毫米的地方,生長旺盛;深根性,對土壤要求不嚴,木質堅硬。

許現偉是中潤煤業的員工,2009年的一場沙塵暴讓他至今心有余悸。那是他上班的第五天,遮天蔽日的沙塵暴就席卷了位于準噶爾盆地古爾班通古特沙漠邊緣的礦區,“狂風卷起拳頭大的石頭打碎了汽車的擋風玻璃,等風停下來,從車里清出來的沙石足足裝了半麻袋。”
“國企要有國企的擔當,不能只顧賺錢其他啥也不管。環境好了,造福員工,更造福當地百姓。”基于這樣的認識,從2008年入疆伊始,新疆公司就主動承擔起保護生態環境的莊嚴使命。

戈壁灘下面是泥巖,洋鎬砸下去只能看到一個白點,一個風鎬鉆頭挖不好一個樹坑。“最難的是沒有土、沒有水。”中潤煤業負責植樹的安環科科長楊暉閔說,“人可以不洗臉,但必須保證有水澆灌樹苗。從礦上下來,沿途看見有一點土就跟看見親人一樣,想方設法也要帶回礦上去。”就這樣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員工們用雙手在戈壁灘種活了2萬棵樹,建成了240畝大的美麗花園。“原來中潤煤業是不毛之地,現在都被當地人稱為風景名勝區啦!”許現偉得意地笑著說。

屯南煤業三分公司處于茫茫戈壁灘無人區腹地,距離最近的居民點——和布克賽爾蒙古自治縣和什托洛蓋鎮有近80公里的路程,沒有路,沒有參照物,如果沒有向導,外人根本摸不到地方。任瀟建,河南舞鋼人,大學畢業后毅然選擇了建設邊疆,如今已是生產部副總工程師。“礦區四周除了石頭還是石頭,剛來的時候極不適應。一起風,刮起的石子打到臉上生疼生疼。我們就利用工余時間堅持植樹造林,現在已經種活了3000多棵榆樹、楊樹和沙棘,還種出了40畝格桑花。今年夏天開花時節,居然有蝴蝶和麻雀光顧我們的花園。這是我5年來第一次在這里見到蝴蝶。”

眾泰煤焦化公司先后投資1億元用來綠化,成為全疆綠化面積最大的焦化廠;天欣煤礦對周邊的每一棵樹都采取衛星定位方式進行管理……入疆11年,新疆公司累計植樹超過15萬棵、培植草坪4100畝,當地百姓交口稱贊。

任瀟建指著身邊的一棵榆樹說:“這叫白榆樹,也叫大葉榆。因為戈壁灘極度缺水,這里的榆樹葉子又小又黑,但它頑強地活下來了。哪怕是一點點綠色,也值得我們像對待孩子一樣用心守護。”

石 榴

石榴,據記載是漢代張騫從西域引入,中國南北都有栽培。石榴籽色彩鮮艷,排列緊密,如一顆顆紅色的寶石。

“我叫文欠木·玉素甫,文欠木是維吾爾語‘花骨朵’的意思。今年年初,新疆公司接管了塔河礦業,我和丈夫作為原塔河煤礦的老員工,真心感受到新疆公司的真誠和關心。現在,我覺得自己就是新塔河煤礦的花骨朵,因為是新塔河煤礦給了我們新的人生。”文欠木從揀矸石干起,現在已經是調度室的監控員,今年還遞交了入黨申請書。

一年前的冬天,文欠木一家卻是在刺骨的寒冷中度過的。由于經營不善,老塔河煤礦被迫停產,員工連取暖煤都沒有著落。新疆公司接手后,第一件事就是送去了滿滿十幾車煤。“要讓老塔河煤礦人接納我們,先得把人心暖熱了。”塔河礦業副總經理劉斌斌說。

先進的技術設備和規范的管理體系使塔河礦業在短時間內就煥然一新,新塔河煤礦第一個月發工資時,文欠木就領到了5600元。“工作19年,我還是第一次拿到這么多錢,激動得好幾天睡不好覺。今年我準備買輛車,身邊的親戚朋友看我們日子越過越好,都向我打聽‘你們單位要人不’。”

巴吐爾·買買提是潘津煤礦副總工程師,2010年當選“感動河南能源十大人物”讓他備感自豪。因為普通話說得不好,上臺領獎時只能讓妻子哈力坦木代為發言。為此,巴吐爾下定決心學好普通話。閑暇時,他還領著少數民族員工一起學。溝通順暢了,效率提高了,彼此之間的感情也加深了。

哈力坦木不僅是潘津礦少數民族員工的“漢語老師”,也是漢族員工的“知心大姐”。潘津礦的漢族員工大多來自河南,思鄉之情難以排解。每當有員工家屬前來探親,哈力坦木就邀請他們來家里吃飯跳舞,其樂融融,其情切切。

巴吐爾的父親是維吾爾族,母親是烏孜別克族;哈力坦木的父親是滿族,母親是維吾爾族。現在,他們對女兒馬吾力坦·巴吐爾的婚姻期許是——56個民族,嫁給哪個民族都支持。“習近平總書記說各民族要像石榴籽那樣緊緊抱在一起,在我們家是這樣,在潘津煤礦也是這樣。河南人實在、仗義、能吃苦、說話算話,我們相處得非常好。大家都說,河南能源亞克西,河南人亞克西!”巴吐爾用一口流利的普通話說。

如今,新疆公司4300多名員工中,已經有11個少數民族的300多名員工奮戰在各個崗位,大家親如一家,互幫互助,新疆公司也被評為自治區模范勞動關系和諧企業。

2018年8月15日,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書記陳全國和河南省委書記王國生的共同見證下,河南能源與哈密市簽署產業援疆協議。“這給了新疆公司巨大的發展空間和光明美好的未來。我們的一園區兩基地規劃正在加緊實施。5~10年內,我們將形成煤炭產量6000萬噸、化工產品1000萬噸的規模,真正成為千億元產值的能源強企,真正成為河南能源戰略轉移承接地,真正成為能源報國支援邊疆的主力軍。”上官書民一邊說,一邊攥緊了拳頭。

“扎根風沙立荒涼,凌霜傲雪志氣昂。待到蔚然成林日,燦若朝霞滿邊疆!”新疆公司收購塔河煤礦成功的當天,上官書民這樣言志抒懷……